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少女前线-爱憎之奸下(法官、破坏者,调教3p)】【作者:87336597】
【少女前线-爱憎之奸下(法官、破坏者,调教3p)】【作者:87336597】
字数:120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少女前线-爱憎之奸下(法官、破坏者,调教3P)

  指挥官:军方关系人,曾经的经历在军队的巧妙掩盖下混入格里芬,原隶属於与卡特无关的空降师,平常的身分保持着中立,但偶尔也会替佬上司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似乎对於卡特准将也有些心结。

  法官:被指挥官委託404小队捕获的高阶铁血人形,个性一板一眼的不说,更是拥有强大的火力,对於自己娇小的外观似乎非常介意。

  破坏者,被调教成功的铁血人形,目前被指挥官豢养於地底实验室。

  注意,本篇风格与作者前的纯爱极为不同,诸君观看前请先确认自己的喜好
  资料读取中。

  这是西方军区A级档案,全数人员须拥有大校军阶或是A3等级的权限才可观看。

  本次实验由卸除军籍之OOO少校担任主导,藉此测试铁血人形重新投入战场之可能性,鉴於上次的结果测试优异,本局将会继续挹注资金,该少校将拥有足够支配一国家实验团队之权限,事后也将依功勳可以调回军中工作。

    资料解析完毕─────────────────────

  在那间指挥所底下,有一处只有指挥官与404小队才能进入的实验室。
  任何人型都不被允许进入其中,甚至也不允许去探听这里头有什么祕密,只有偶尔才会被启用而以。

  无论是任何人过来都会被指挥官好言相劝地叫到其他地方去,似乎在那里有着什么指挥官不想让人看见的事物一般。

  然而几乎所有的人形能感觉到只有那个时候的指挥官,会对他们露出假笑。
  茶有些凉了。

  男人有些疲倦地张开了双眼,似乎在审讯的途中睡着了一样,只看他伸展了一下自己有些僵硬的四肢,将茶水轻轻地扫到一旁去,重新加热了水壶的水。
  居然在半途中睡了,自己也真是不小心。小口地啜饮着重新泡好的热茶,指挥官寻思着,

  一头黑色的长发披散在地上,嘴里闲着口球的蒙眼少女不断地发出各种痛苦的哀嚎声,粗大的自慰棒就插在那幼嫩的阴道里丝毫没有停止下来的意思,伴随着不段传来的震动刺激着幼女的身体。

  那不是从指挥官坐在这里之后才开始的,而是持续不间断地凌辱着这幼小的身躯,自这铁血人形被捕获开始就不间断地使用各种的性玩具在羞辱她的尊严。
  抿了口重新沖泡好的茶水,看着眼前被拘束住的铁血人形,指挥官拍了拍手将那些刑具全数都停了下来,缓缓地站到了仍然对他怒目相向的少女人形面前。
  「欢迎你的到来,铁血人形的法官小姐。」

  「呜……呜呜呜……呜呜!」

  「啊,不好意思,忘记把你那张低素质的嘴巴解开了,现在就帮你解套。」
  依旧是那温柔的表情,指挥官看着凶性大发的人形,却像是一脸的无辜一般耸了耸肩,手将那已经被唾液沾湿的口球自人形的嘴巴上拿了下来。

  喀!

  拿下来的一瞬间,法官那两排森冷的牙齿就像着指挥官直接咬了过来,男人赶紧收手避免被那凶狠的动作给伤到了,看着被捕获的少女那张凶恶的脸庞,指挥官却像是在欣赏一头凶猛的猎物一般露出讚赏的表情。

  随着接下来的几道命令,全身的刑具都被撤下了,早就被弄到浑身酥软的法官失去支撑的力量后整个人无力地向前倾倒,但随即被铐住双手的手铐给拉停在半空中,双眼憎恨地看着眼前露出鑑赏表情的男人。

  没想到格里芬指挥官中也有跟军队内部有关系的人,实在是大意了。

  被404小队反常捕捉高阶铁血人形的行为给吸引而出没,没想到后面居然是军方的正规特种部队,为首的还是眼前这名指挥官。

  战斗,然后失败全部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对方像是完全对自己性能瞭若指掌一般,把自己玩弄在股掌之中,最终被捕获。

  唯一不清楚的是将自己引诱过来的铁血识别代码是谁的,要不是为了查明也不会如此大意。

  一念至此,那双黑曜石一般的眼睛看像指挥官云淡风轻的脸庞就更生憎恨。
  「你这脆弱的男人,只敢把我绑起来说话么!。」

  「当然,我跟你们这些人形可不一样,死了就没有重来的机会。」指挥官的语调没有冰冷起来,但这样反而让法官更加地毛骨悚然:「不过,也比你们这些只会数据分析的脑袋还要高明就是了。」

  「你……」

  看着眼前那对自己毫无任何畏惧的男人,法官只能愤恨地低下头去,现况下自己的确是中了对方的计策,任人鱼肉的局面。

  想到这里,又想起直到刚才为止受到的对待,一股凉意不自觉地从脚底生了上来。

  「你想要做什么,想要从我身上逼出铁血的情报不是么?」

  「我可不想用些让自己着难受的方法来逼供:」手指慢慢地在法官娇小的身上漫游抚摸着,摸着那虽然娇小但瘸时柔软的胸与臀:「好比说,这不是长着一副可以成为女人的身体么?」

  那只手肆无忌惮地摸进了法官的底裤之下,对准那只有一条细缝般狭小的阴道伸进了手指粗道地绞弄了起来,法官的身体被这股突如其来的疼痛给弄的瞬间绷紧抽搐了起来,强烈的刺激感瞬间就掳掠了他的身体,一股异样强大的快感突然冲击了她的大脑,让原本能複杂思考的她瞬间短暂了一下。

  怎,怎么一回事,为什,为什么会有快感。

  光是被男人的手指触碰着就让人觉得像是要烧起来一样,浑身痒的不可思议不说,就连下体处也开始变得有些难受起来。

  像是查觉到自己也被灌进了某种怪异的参数一般,强忍着这股快感的法官勉强自己看着那张可憎的脸庞,愤怒地说着。

  「你们……到底对我的身体……」

  「不过是调整了少许的参数而已,像是某些过去用来把你们变作性玩具用的功能,没想到居然没被主脑检查删掉。」

  「什么?性玩具……」

  「没什么好意外的吧?不然为什么要把你们制作成女性的样子,甚至连生殖器官都有呢,当然是那些上层互相交换的赠品来使用。」看着眼前刚刚经历过高潮的法官,凝视着那双略显恐惧的眼睛让指挥官笑的益发灿烂起来:「顺带一提告诉你吧,你们本来就有着替人类代孕的能力与责任,像现在这样很快就会习惯的。」

  手上的动作还是没有停下来,反而还更用手指向着那小小的阴道中探了进去强硬地掰开了那青涩的阴道,用力地伸进去大力地抽动着。

  「咕唔唔────────」

  若是人的话必定会受伤的野蛮动作却被人形强韧的身体给承受了下来,象队那强力的脚弄带来的刺激却完全地被感受着,强烈的快感让法官整个人反射性地向后供起了身子,嘴角虽然强硬地亚紧牙关不想让屈辱的呻吟声被听到,但是在那熟练的指奸之下,好几此那破碎的音节都从牙齿细缝中跑了出来,口水也汩汩地从嘴角滑下。

  探查着,指挥官的手指熟练地爱抚着这句身体的每一寸肌肤,被调教与灌输病毒程序后的法官明显变得容易兴奋起来,很快地身体就止不住地颤抖着,像是随时都要高潮一般。

  然而就在身体止不住的前一刻,指挥官的手指却停了下来,喘息突然被打断的法官突然涌起了一股难受的感觉,但随即是一股羞耻的心情看着那挑逗自己的男人。

  「你……」

  「放心好了,还是会让你高潮的。我只是先试试看紧不紧而已,你是目前为止我们捕获最高阶的人形,希望这些实验能对你有笑就好。」

  一边说着,裤档前方的拉链也被解了开来,里头那跟早就变得无比坚硬的阴茎此时直接从内裤中蹦了出来,鲜红的肉色棒子打在眼前少女脸上,立刻激起她的一阵嫌恶与恐惧。

  「什么,你这傢伙想干什么!」

  「阴茎,虽然想要直接干进去的,不过感觉先玩弄些有趣的地方也不错,当然也会帮你把痛苦转化为快感的。」

  「当然知道这是什么!你这头野兽……」

  从没有在铁血内部看过的,男性实体的肉棒就这样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眼前,只看着指挥官不断地用肉棒的前端摩擦着法官的脸颊,用手指强硬地般开了她原本紧闭的下颚,对准了那张被强迫打开的小嘴。

  逆光之下,指挥官的表情被黑影给挡住了,只能听到那冷静的声音说着。
  「可不要哭了喔,小丫头。」

  「你这犯罪者!」

  「真是喜欢抵抗呢,看我把你那张傲慢的嘴给堵住!」

  像是要把那张小嘴撞到脱臼一般残酷的暴力瞬间施加在法官的后颈,粗长的阴茎一点一滴地挤入狭窄脆弱的咽喉之中,被这阵挤压给弄的喘不过气来也不管一般,强行撑住了那催若的食道之中。

  「咕呜……呜呜呜……咿咕!」

  细碎痛苦的惨叫化为了低沉的呻吟,指挥官看着那张因为窒息违违翻起白眼的脸庞,又再一次将阴茎微微抽了出来,看着那张稍微恢复神智的脸庞,突然又重重地

  每一下都深深地撞进咽喉的最深处,睾丸直接撞上了那张幼嫩的脸庞,浓郁的气息像是要让他窒息一般扑鼻而来,配合着这几乎不管他是否能呼吸的强硬侵犯动作都让他感到极度的痛苦。

  强烈的撞击让力量被限制住的她就像是个玩具边被指挥官强行地玩弄着,每一次的插入都一口气地将整根阴茎塞进那张容量不大的小嘴之中,

  阴茎猛力地刺入着,像是插着个无力抵抗的人偶一般,龟头不断摩擦着咽喉的最深处,一边看着身体下幼女外貌的人形一边屈辱又痛苦地用嘴巴梯自己含着阴茎,忍不住兴奋地用力抓紧他的后脑勺向前挺进着。

  即使如此,错乱的身体还是感受到快感一般刺激着大脑发出兴奋的讯息,不断流出淫水的小穴随着嘴穴不断地被撞击着开始分泌出大量的原本因为窒息而痛苦的呻吟声也随着一次次的插入便的开始迷离起来,那张脸上的表情一边闻着阴茎的气息,一边喷出了大量的淫水出来。

  用力地抽插着,看着身体下那张几乎要翻白眼的脸庞,指挥官突然更加大幅度地抽送着自己的阴茎,嘴角也开始发出浓浓亢奋的低沉兽吼,浑身的肌肉都激动了起来,连阴茎也是更加昂扬地准备好要射精了。

  「来了,来了啊,给我全部都喝下去!」

  「咕呜!咕呜呜呜呜,呜呜,咕噜噜噜───────」

  丝毫不理会胯下法官的哀求,阴茎直接挺进了食道的最深处,让那弹性十足的腔壁摩擦着足够敏感的龟头,男人的身体突然微微一抖,再也止不住地射精而出!

  「呜────────────!」

  哀鸣着,伴随着这阵射精而来的是触电一般的抽搐与痉挛着,法官那幼小的身体被男人强大的力量用力地抓住了,灼热苦涩的精液不断强制地灌入狭窄的食道中,根本不存在着任何妥协的空间,黏浊的液体直接关进了食道理面,腥臭的味道让身体下的法官不断地发出痛苦的哀鸣,一双眼睛也不断地流出痛苦的泪水。
  然而与思绪相反的,身体却因为这股气息而潮吹,一股温热的水气直接喷洒到了地面上,空气中瀰漫着一股淫荡的气息,围绕在几乎要虚脱的法官身上。
  强烈的射精持续了好长一阵子,直到原本坚硬的柱身开始疲软为止,指挥官才抽出了那令人窒息的凶器,看着眼前被抽插完完全失去力气的法官,那张无神的脸上不时呻吟着,突然两眼张的开开,一阵强烈的呕吐感随之意识清醒过来而不断作用着。

  「呕!」

  乾呕着,像是想把自己吞进去的精液全部都吐出来一般,但是无论他怎么催吐都无法把那些东西从胃里面掏了出来,那些吃进去的东西却是永远也吐不出来了,法官只能用畏惧的眼神看着刚刚侵犯自己的男人,那因为高潮而失去力量的双腿不断地发抖着,看上去就像个被性虐的雏妓一般无力。

  满足地看着眼前的画面,指挥官却没有立刻更进一步地做些什么,只是轻描淡写地拍了拍手,对眼前可怜兮兮的法官微笑着,自然又引起她的芥蒂。

  「你……你又想做什么!」

  「不急,让你先看看一个人吧。」

  「你又来找我了么,指挥官?」

  伴随着这阵拍手的声音,轻巧巧如同刚睡醒般,带着儿童的稚嫩声线,自黑暗中走出来的又是一名铁血人形。

  而法官不过是看了一眼就认出了她的型号,突然像是看到救星一般,看着有些冷漠的铁血人形,大声地喊着。

  「破坏者,立刻将那个男人给杀掉,然后救我离开这里!」

  「为什么要离开这里?」

  「咦?」

  喜悦的表情就凝结在脸上。

  再仔细看,项圈就带在破坏者那纤细的颈子上,银发的小女孩看着眼前正被凌虐的法官却是一脸的冷漠,反而还亲暱地勾起指挥官的手,让那双大手在自己头上摸来摸去的。

  太奇怪了,为什么铁血的人形会跟人类如此的相处融洽,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你是,破坏者对吧……他们对你的心智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喔,一切都是跟着主人的意思而已喔。」早就被项圈给束缚住的幼女陶醉地将双手环绕在男人的腰间,脸颊不时还满足地蹭着指挥官的股间,细嗅那股腥臭的味道:「已经无所谓了,这里的指挥官不会把我当作垃圾丢掉,像这样好好的眷养着我,非常地幸福喔。」

  「你在说什么傻话,不要闹了,破坏者,人类只会束缚我们而已!」

  面对着神智错乱的同伴,法官下意识地想要反驳他所说的歪理,然而眼前的破坏者却只是歪着头,看了看指挥官的脸庞,随即松开了原本缠住指挥官的动作,走向前去。

  直到看着逐步走向自己身边的「同伴」,法官却没来由地感到恐惧起来,因为他看到那眸子里映照出的全是陌生的情绪。

  「不要过……」

  话还没说完,强硬的力量就直接抓紧了纤细的脖子,没有被限制力量的铁血人形看着呼吸困难的法官,从原本的同伴眼里读到了深深的不解。

  「咳?破坏……咳咳!为什么……」

  「现在的我只是指挥官的奴隶,是他的兵器而已。」掐在法官脖子上的手劲变得无比强大,像是要彻底否定掉自己的过去一般,破坏者疯狂的咆啸声在实验室里回荡着:「跟你们这些野生的傢伙不一样,我是被人爱着的!」

  「你……咳咳!」

  「不要,我不要再被你们给抛弃了,被当成废铁,被当成弃子地抛弃掉,那些事情我不要再经历了!」

  看着眼前那样高吼的破坏者,法官的眼底闪过了恐惧的情绪,但是随即那掐住自己喉咙的手就被指挥官给拍掉了,随着一声重物摔到地面的声音,自己也再次获得自由。

  手铐被同时解开了,法官摇摇晃晃地站了了起来,虚弱的她此时光是战力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力量与思绪去思考其他的事情。

  但她还是知道眼前那男人不是过去看过的军人或指挥官,而是如披着人皮的恶魔一般恐怖。

  「你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军队他们打算要你的资料,而我的报酬除了金钱外,就是能把你们豢养起来。」

  「想要……我?」

  听到这句话的一开始让法官眼底理有些迷惘,然而看到一旁露出癡迷表情的破坏者,理解这句话背后恶意的瞬间令她害怕了起来。

  「你修改了我的参数,还把病毒给注入到里面去的意义只是……豢养我么?」
  「在说什么呢,前面的凌虐只是少少的削弱你而已,刚刚破坏者抓住你才开始注入病毒呢。」

  「什么?」

  指挥官看着畏惧的法官,突然伸出手去碰了下她的脸颊。

  「咿咕─────────────!」

  不过是被稍微触碰了,原本还很倔强的少女却立刻猛烈地颤抖起来,双腿之间一股热气腾腾的清水立刻喷溅而出,居然在这瞬间就被碰的高潮了,双腿止不住地颤抖着。

  双手被解除限制的女孩这次终於倒在地上,那张为为湿什的脸庞就倒在男人的皮鞋旁,双手摸着自己

  「哦?已经这么湿了么?是等不及被我再次宠爱了不成?」

  「我才不喜欢……喜欢……肉棒……」

  忍受着指挥官的嘲弄,但是手指也停不下现在爱抚自己小穴的动作,屈辱的画面完全被眼前的男人看个一乾二净,这更加的让法官羞愤交加。

  然而抬起头就看到那根阴茎,想到刚刚被插进嘴里的那种感觉,立刻又羞愧地把脸低了下去。

  如果让那个插进来。强忍着这种兴奋的想法,但是手上爱抚小穴的动作却怎样都停不下来。

  「肉棒,快点给我,主人的肉棒……」

  看着距离自己只有短短几公分距离的龟头,上头飘出的精液气息让一旁等候着的破坏者都忍不住地躁动着,主动跪在了指挥官面前慢慢地品尝起自己好久没有碰到的阴茎,小舌头不断地扫过每一寸的柱身,将上头的沾粘物全部都清理乾净一样细心侍奉着。

  丝毫没有里会不断替自己清洁的破坏者,指挥官只是冷冷地看着倒在地上不断高潮的法官,那张脸庞虽然竭力地保持着镇定,但是手指却不停地挖着自己发红的小穴,看上去的样子简直是滑稽到了极点的样子。

  然而就跟过去在破坏者身上进行的诸多实验一样,无论再怎么爱抚自己的身体,娇喘的声音还是变得愈来愈大,小小的乳头像是不受控制一样挺立了起来,阴道也充满血一般发红着,显示着眼前的人形距离崩溃只有一步之遥了。

  「你,你到底做了什么……」

  「那是我们用伞培育出来的逆向病毒,能够将你的子程序再次设定,甚至能修改你的基本设定,我在破坏者体内已经培育到这种病毒连不同型号的铁血都能感染了,而且异常迅速。」看着此时正尽力在抵抗着被病毒程式码改写的法官,被破坏者舔的阴茎再次勃起的指挥官看像此时已经因为快感而陷入半疯狂的法官,露出了恶劣的笑容:「那么,马上进第二轮的调教吧。」

  微弱的灯光之下,少女惨白恐惧的瞳孔中,似乎终於意识到自己原本看不起的人类此时佔据了多强大的地位。

  被限制住力量的身体被过去的同伴抓住,原本就还在高潮的小穴此时直接暴露在男人的阴茎之前,害不争气地冒出热气并微微颤抖地欢迎着那根阴茎的插入。
  还是那股令人感到害怕的声音响起在耳边,

  「铁血人形,法官,现在宣判你─────被豢养之刑!」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啊──────────────────!」
  没有更多的话语,身上的破坏者用嘴巴堵住了法官的哭叫声,阴茎对准了那根本无力去抵抗的嫩穴,轻轻地在洞口戳了几下之后,强硬地按住了那幼嫩的身躯,整个人用力地突入!

  「───────────!」

  阴茎只一次就无情地贯穿了幼嫩狭窄的阴道,强烈的疼痛感在资讯错乱的病毒攻击带来了强烈的快感,一次又一次地冲击着被指挥官抽差的两个铁血人形身上,将原本就神智不清的两人戴上了更加混乱的性爱之中,脸上不禁浮现出恍神一般的表情。

  不过是被撞进去第一下,指挥官就感觉到慎体下的小女孩那极度收紧的阴道正迎来强烈的高潮,淫水几乎是一阵阵地漫了出来,每抽插一下都会代处大片的水花出来,每一寸狭窄的阴道都不断地被强硬地扩撑开来,摩擦着指挥官的阴茎同时也被改造的更容易插进去。

  撞击着身体下的小女孩,看着那张印胃刺激过头而失去精神的脸庞,不禁恶狠狠地朝里面一顶,龟头瞬间顶上了那如同小嘴一般的子宫口,用力地摩擦起那柔软又嫩的软肉。

  「──────────!」

  被这样强硬刺激的法官身子突然用力地一挺,嘴巴张的无比的巨大同时却发不出任何声响,那萧萧的肚皮上只看见男人的阴茎微微地浮现出来,不断地撞击着这窄小阴道的最深处,肆无忌惮的侵犯着。

  不断地侵犯着那不够到自己胸膛高的娇小身子,即使身体下有两个人形,从上面却只看到了指挥官方狂地抽动着自己的臀部,巨大的身影完全将那两个孩子都给吞吃掉了。

  「指挥官,这里,我这里也需要指挥官的大肉棒!」

  看着自己身体底下的法官被指挥官大力抽差的失神样子,趴在上头的破坏者似乎也有些不满,松开了对法官的亲吻,转而渴求着指挥官的吻,小屁股也摩擦着。

  听到这样请求,指挥官也如她所愿地暂时将阴茎从法官身体里抽了出来,对准破坏者那同样滴汁的小穴塞了进去。

  「啊……啊啊,进来了,指挥官的……进来了!」

  被强力差着小穴的破坏者却没有法官那样的恐惧,早就被驯服的少女沉溺在交合的快感之中,娇小的屁股甚至往上顶着阴茎,让指挥官更好地蹂躏着她。
  阴茎就这样再两个小小的身躯间不断进出着,手指也开始玩弄起两人的身体,把原本就极为敏感的铁血人形送上了更高的快感之中。

  「不,不行,不行高潮啊,子程序在被攻击着……协议窜改……不要,我不要变成人类的玩物啊─────!」

  小小的人形彼此间亲吻着,被指挥官不断脚弄阴道的两人都逐渐地变的沉迷於性爱里头,温顺地被病毒窜改着他们原本的程序与思维。

  「啊啊,这里多好,不用再战斗,不用再被摧毁了。」那声音听上去甜甜的,一边被干着屁股的破坏者一边流着羞耻的口水,那张脸上就像沉溺在这无边肉欲中一样:「所以说不要想那么多,法官,只要把身体交给指挥官去玩弄就好,我们就只要乖乖被豢养就好了。」

  「破坏者,咕呜────────────!」

  话都还没说完,肚子里又被塞入了一根长长的阴茎,再次将她想说的话打碎,变成了盲目渴求着欲望的野兽。

  胀痛的拥挤感在肚子里疯狂地绞弄着,那比一般成人还强壮的阴茎肆无忌惮地不断侵犯着自己幼小的身体,每一下都带给自己强烈的撕裂痛楚与恐惧感,但是在子程序错乱的情况下,这些痛楚却全都化为了毒品一般的快感。

  不能被射进去。

  即使努力地告诫着自己,但是在错乱的状况下却本能地抬起腰每一次被阴茎撞击的快感就沖淡一点故去所奉行的理想,逐渐地被荒淫的愉悦给取代掉。
  不能被射进去,

  破坏者说的话犹如在自己心底里发酵一般,从未有过如此

  阴茎的摆动再次变的跟一开始口交时一样猛烈起来,两人都知晓着这是指挥官即将射精的前奏,伴随着这阵剧烈的抽送,期待与哀号的言语再也不兽控制地叫了出来!

  「去了,去了去了去了去了啊───────!」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啊───────!」

  欣喜着与悲鸣着,极乐与绝望的情绪在身下两个幼小的人型脸上绽放开来,轮流贯穿着两个小穴的阴茎用力地一挺,伴随着紧绷到极点的狭窄腔道一紧缩,龟头被这阵大力给用力地绞住,瞬间将那浓稠的精液射进了两具身体之中。
  被这阵强烈的射精沖刷着,浓稠的精子注入了发出畅快叫声的人形身体之中,那紧实的小腹装载着过量的精液而微微凸了起来,被这样被男人轮流地在两个紧实的小穴中射精,直到连那叫声都微弱为止……

  冰冷的水泥地板上,被干到浑身无力的法官师神医搬地躺在地板上,失禁的尿液混合着高潮的淫水与精液一同从那红肿的阴部流了出来,破坏者却像是小狗一样,趴伏在法官那湿漉漉的双腿之间,伸出舌头地舔着那流出来的精液。
  品尝完了流出的精液后,满脸满足的破坏者才爬到了失神的法官身上,将嘴里的精益交换一般地送进了身下那张不断张开呻吟的小嘴中,口水与精液混着,两人身上都是腥臭的气息。

  被强迫喂食着精液的黑发少女已经看不见一开始的抵抗与高傲,那张充满了迷惘与幸福的脸上短暂地失神的眼睛里正不断被改写着,病毒正将原本的子程序一点一滴地改写成重新服从某只部队的命令,指挥官却没有跟了上去,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等的。

  强暴完全不是指挥官的兴趣范围,而是被委託的「工作」,捕捉铁血人形,并且将其重新收归军方的计画,也是自己资金的来源。

  将资料彙整给自己过去的上司,换取比起任何肮髒委託都还高价码的酬劳,然后将所有肮髒的事情一肩扛下,这就是指挥官的作法。

  终於,法官眼底里的迷惘逐渐随着病毒的逆向吞噬开始消散,取而代之是如同破坏者一般开心灿烂的笑容,手指也慢慢地抚摸着自己刚刚被肆无忌惮地侵犯的阴部,开始发出悦耳的叫声。

  现在还没办法把这些人形投入实战中,只能把他们无力化成听话的肉壶,只能继续被动地把他们豢养着,等到军方那里更进一步地研发好用的东西再说。
  不过对指挥官来说,这样也很够了。

  「指,指挥官,再来,还可以继续侵犯我吗?」

  「肉,肉棒……还要……还要更多……」

  小屁股微微晃动着,鲜嫩饱满的阴唇就这样被小女孩们主动掰了开来,淫靡的样子与他们幼小的年纪完全不相符,却是因此散发着令人想要摧残的兽欲。
  「」是,一切都属於您的,主人。「」

  淫靡的撞击声再次响起,伴随着再一次平时总是笑脸常开的男人在那不为人知的深处里,将那原本身为敌人的人型变成了泄欲玩物一般的雌犬。

  无庸置疑地,这便是这男人早就准备好背负的罪孽。

  夜深了。

  还是老样子倒了一杯茶给自己的指挥官拒绝了其他所有的人型的邀约继续工作着,犹如男人每一个繁忙的夜间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此时的他打开了一套立体投影系统,上面是将资料远端传输的主顾-自己过去服役的部队。

  「少校,这就是目前的最新进度么?」

  「嗯,下次我会准备些比较有趣的资料给中将的,抱歉这次就先这样吧。」
  这样还叫不有趣么?

  投影中,年轻的军官看着里头详细罗列的数据,那是铁血人形的编成代码以及各种详细资料,可以说把人型的一切资料都给弄到手了。

  蒐集情报方面根本还是跟现役一样的水平啊,一点也没有因为沉溺女色就退步。年轻军官心里嘀咕着,同时也继续向眼前的指挥官说了。

  「卡特准将近期应该会尝试着对格里芬动手,我想少校应该是知道的,为什么不赶快回来呢,引发那件事的中校已经辞职了,现在的军队这里应该已经没有你需要憎恨的……」

  「埃尔温少尉……不,现在是中尉了才对。」平时总是懒散温吞的男人面对如此尖锐的问题却只是凭空举起茶杯一边温吞地喝茶,一边轻描淡写地回应:「这是你的少校前长官给你的忠告-每个人都有资格拥有些小秘密。」

  「那便是你的答覆么?」虚拟投影的男人看着眼前作势送客的指挥官,像是不怎么意外於这种结果一样,依然是严肃地说着:「最后,中将要我说了:『你随时都可以回来,军队里已经备好了一个大校军衔的制服给你。』以上。」
  「真不错呢,我会考虑看看的,等我哪天觉得这边工资不够就会回去了。」
  「再见。」

  「再见,很快就会再见。」

  与自己进行面试的年轻军官看着眼前的指挥官,默不作声地切断了投影系统,随着阵强烈的蚊音结束,办公室复又回归寂静之中。

  回去军队么?这个提议稍稍触动了指挥官的内心,不过很快就复归於平静。
  还不是时候,至少现在还不是。

  自己在战场上造就的,这强盛而有些扭曲的性欲,以及各种对於真人不能进行的强烈欲望,都只能在人型或非人者身上达成。

  当然,他也对这些人型回馈了远超过自己性欲以上的爱情来做为报酬,甚至将他们视为是人一般的少女呵护,而他们也同样热烈地回应自己。

  但是,还是有些东西,只能在破坏某些事物的时候才能欣赏到。像是敌人的臣服与屈辱,是自己内心快被扭曲情感压垮前最后的抑止方法。

  也该是时候替自己想好去路了,陆军这里继续打好关系,之前委託帮忙寻找机会进入海军的管道也有了着落,靠山这样子找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空气里充满着淫靡的气息,不时传来了吮吸的声音,指挥官低下头去看看办公桌下的景色,以及从刚刚开始就忍不住替自己口交的铁血人形。

  被男人抚摸着脸庞的两个铁血人形样开心地露出了笑颜,伸出舌头舔着阴茎的样子,不时还会因为被另一个人阻挠而顶撞回去,就像是争夺食物的小狗一样。
  手指轻轻搔着两具铁血的下巴,像是享受着指挥官的手指抚摸的感觉一样,破坏者与法官的脸上都露出了像小孩子一样满足的笑容,

  一如往常,就像是他崭露在IOP人形面前的笑容一样温和。

  「安心好了,我会好好保护你的,我的小狗们。」

  一个月后,某位指挥官带领部队进入了坍塌点之后讯息消失,本区的指挥官也遭到军队的攻击,转入了山林之中进行艰苦的游击战。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